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鸽的博客

让别人在宗教舞台上争权夺位,我只愿在福音最前线鞠躬尽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陶匠的手7 七人小组  

2013-11-16 14:2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五.七人小组

   1. 奋兴大会的余波

顾仁恩事件后,在那种紧张恐怖气氛中,基督徒学生团契的不少人先后离开了团契,剩下的人也都茫然不知何去何从。有七个人不约而同的每天到团契祷告,他们都心中火热。顾仁恩大会的余波,那种动人心弦的场景,仍在激荡着这些人的情感。这七个人中最小的就是付华。另外六人,两个姊妹,四个弟兄,(四个大学生,三个高中生)。付华比他们小好几岁,个子又小,上面的六位哥姐都叫他“小不点”。

他们每天都约定在一起祷告,祷告时热泪横流。付华心中特别感恩,觉得有这几位大哥哥大姐姐伴随着同走天路。他想到由于国家的内战,使他的两个亲哥哥几年分离,音信杳无,自己从小失去母亲,现在这七位灵里的兄姐,真是胜过骨肉亲啊。

他们七个人约定,一起去边疆传福音,一生侍奉主。那正是顾仁恩被捕后的一两个月的时期,环境相当恐怖,社会舆论,媒体的宣传,都显示基督的教会将面临巨大的逼迫,作为基督徒在这个新社会中是没有前途的,大批的基督徒不敢在公开场合暴露自己的身份,甚至再没有人敢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夹着圣经走路。以前信仰基督教所能获得的好处,现在反而成了祸患,许多事物正在向相反的方向转化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这七个年轻人,还有这种心志,要一生侍奉主,献身到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开荒布道,真是难能可贵。

 

2.七人分道扬镳   

严寒的冬天临到之前,瑟瑟的秋风吹散了盛夏的炎热,艳丽的花朵凋谢了,浓绿茂密的杨柳纷纷叶落,成了秃枝枯干;留给人们生机的只有那些耐得住酷暑,抗得住严寒的松柏,在萧飒的秋风中,依然持守住它们的常青翠绿。小孩子问父亲:“这是为什么?”父亲回答:“生命的不同。”创造万物的主却说:“不是你们拣选了我,是我拣选了你们。”(诗15:16)“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,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;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,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。”(诗127:1)。常青的松柏没有什么可夸的,一切都在那位拣选又建造的神。

基督徒在教会遭受空前浩劫当中,或站住或跌倒,不在自己,乃在乎主的怜悯。(罗14:4)。

顾仁恩事件后,曾一度大发热心,决志要献身到边疆传福音,一生服侍主的七位年轻基督徒,他们祷告小组,当年的秋天,随着气候的变幻,逐渐冷却下来,人情感血气的激情不可能一直维持在高涨的状态。时过境迁,人事也就全非了。这七个年轻人的家庭背景,现实环境以及各人的信仰经历等等,每个人都不相同,情感里的热劲一过,加之形势的凶险,“前途”的诱惑,七人小组自然销声匿迹,各奔前程了。原本大哥和二姐是一对恋人,随着信仰的冷却,恋情也就淡漠以至消失了。“小不点”付华,心灵感到极大的孤单,苦恼,属灵的伙伴一个个走掉了,他只能单独到主的脚前求问:“主啊,我当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 考大学

去北京考大学的几个同学都走了,滨市的高考比北京晚,付华本已放弃考大学想去读神学,但了解到各地神学院都充斥了政治挂帅,大搞控诉运动,完全没有属灵的气氛,这样的神学院根本失掉了造就基督工人的意义。他想自己西行去边疆传福音,可他所向往的“西北灵工团”也已处在风声鹤唳的情况,牧人被打击,羊就分散了。再说,他17岁,得救才一年多,生命是有了,但在圣经知识,真道的装备以及灵命的成熟上,都只是初生婴孩,传什么?讲什么?就像几个月前,他在聚会中奉献身心灵的时候,站起来,却说不出一句话一样,这怎么能出去传福音,怎么能作福音的使者呢?踌躇满志,却进退维谷:“神阿,求你指引我当行的路!”

滨市高考报名即将截止了,这天付华的父亲在晚饭时跟付华说:“既然没有看见神给开路,就应当按常规考大学。”付华答应了父亲。可当时滨市只有一所大学,其他都是中等专科学校,而且还有两天就开考了,去其他城市也来不及,于是,第二天付华就到该大学报了名。

他凭着几个月前复习功课的记忆,去参加了高考。回家晚饭时,他告诉父亲:“让神安排一切,我必顺服。”

付华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医学院,因为父亲是医生,第二志愿是动物系,因为系主任是世界著名的胚胎学家童第周教授。

大学录取考生发榜那天,付华正在团契,忽然两个弟兄兴高采烈的跑过来:“付华弟兄考取了第一名。”当天的滨市日报刊登了录取名单,大学的正门里大楼门上张贴的大红榜,付华是列在动物系第一名。当时他心中有些不快,因他第一志愿是医学院。他听说每年动物系的第一名可以要求调去其它科系,他去要求院方,答复是童第周教授特地从医学院的录取名单中要的付华到动物系,希望付华服从分配。

回到家中,父亲说:“你不是应许神要顺服么?况且咱们一家都是学医的,你学个医学基础科学也很好。”这样付华抱着顺服神的心,整理行装去大学报到注册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