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鸽的博客

让别人在宗教舞台上争权夺位,我只愿在福音最前线鞠躬尽瘁。

 
 
 
 
 
 

传道人:凭信心生活?靠教会供应?(陈鸽)

2016-12-5 15:47:33 阅读143 评论1 52016/12 Dec5

一位弟兄留言说:“陈牧师你好,我是全职侍奉的,一直在外面侍奉,外面教会负担一切开销,今年家里教会让我们回家侍奉,但要住教会的房子(住房做礼拜的)教会要我们拿10万块钱,理由是教会买的房子,教会装的修,一切开销都是自己负担,只给我们一人一个月两千工资,另外他们也说了一旦我们离开教会,教会还会还10万给我们。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是对是错?”

陈鸽回复:

提前  5:17  那善於管理教会的长老,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;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,更当如此。18  因为经上说:「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,不可笼住他的嘴」;又说:「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。」

这段经文教导我们:双重的责任。

一:教会要供应传道人的需要;

二:传道人要单单信靠神供应。

今天,接受海外神学教育的传道人,往往强调教会当尽的本分,却忽略了传道人自身的信心;而中国老一代的传统家庭教会,恰恰相反,往往只强调传道人当专一地信靠神,却忽略了教会供养工人的责任。因此,教会与工人之间,就产生了张力和矛盾。到底谁对谁错呢?

两者都错了。错在哪儿?错在用神的话光照别人,而不光照自己。这正如圣经中有关夫妻的教训:

弗 5:24  教会怎样顺服基督,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。25 你们作丈夫的,要爱你们的妻子,正如基督爱教会,为教会舍己。

这里也有双重的教训。一:妻子当顺服丈夫;二:丈夫当爱护妻子。然而,往往,丈夫埋怨妻子不顺服,妻子也抱怨丈夫没爱心。夫妻之间,彼此挑剔、互相指责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5 15:47:33 | 阅读(143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没有“棱角”的传道人(陈鸽)

2016-11-29 20:36:28 阅读486 评论1 292016/11 Nov29

每一个教会、宗派、信徒、或传道人,都应该有自己的信仰立场,或许成文,清楚地付诸于章程、信条、信经、或信仰告白上;或许不成文,含糊地隐藏在传道人或信徒的心里。无论如何,每一个基督徒,尤其是传道人,都应该有自己的信仰立场:什么是可接纳,什么是不可接纳的?什么是可包容,什么是不可包容的?我们总有一些信仰的底线,是不能超越、不能妥协的。若有人越界了,我们就不得不与他们“分别为圣”。这就是基督徒的“棱角”:为了持守信仰的立场,我们宁可得罪人,也不敢得罪神。

当然,这个信仰的坚持不能过分,也不能不及,过分就会杀气腾腾,伤及无辜,不及就会姑息养奸、纵容错误。我们当不偏左右,合乎中道。在小事上,要宽容;大事上,要持守;凡事上,都要有爱心。尽管在细枝末节上,我们也许会有些分歧,但在信仰的大方向、大原则上,都应该保持一致的立场。

改教运动的五个唯独

五百年前(1517)改教家们从罗马天主教分别出来时,提出了福音的五个唯独,不但为教会奠定了信仰的根基,也界定了我们信仰的立场。若有人不持守这五点,就根本称不上是基督徒。

一:唯独圣经:是我们信仰的依据。

(提后 3:16-17;彼后 1:20-21;赛 8:20)

二:唯独基督:是神人之间的中保。

(约 14:6;徒 4:12;提前 2:5-6)

三:唯独恩典:是我们得救的缘由。

(弗 2:8-9;罗 3:24;提后 1:9;加 1:6-9;2:21)

四:唯独信心:我我们称义的管道。

(弗 2:8;罗 3:25,27,28;加 5:2-6)

作者  | 2016-11-29 20:36:28 | 阅读(486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【转载】一个妥协派的标本:葛培理(陈鸽)

2016-11-29 20:32:28 阅读52 评论0 292016/11 Nov29

这个标题叫人立刻联想起李信源在“生命季刊”中发表的“一个不信派的标本:丁光训”。「不信派」这个词是王明道首用的,指的是当时离经叛道现代派的假先知;今天我又“发明”了「妥协派」这个名称,指的是那些“偃旗息鼓”不再为那“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”的基督徒(犹 3)。

50年前,当王明道在中国写“我们是为了信仰”之刻,葛培理正从美国蹶起。当王明道不久锒铛入狱、被迫沉默二十多年之久,正是葛培理四处应邀、周游传道的风光时期;后来,王明道被释放出来,他仍时刻受监视、行动不自由。然而1988年,当世界“大布道家”葛培理,到北京会见了中南海的高官和三自会的领导后,到上海拜访王明道时,他却拒绝接待。但既然葛培理到了家门口,王明道就放他进来,并用(启2:10)劝戒他说:“你务要至死忠心……。”为什么王明道不乐意接待这个世界知名的葛培理呢?一个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和一个美国布道家,彼此的接纳,岂不象征着基督徒在主里的合一吗?这岂不是对世界的一个美好的见证吗?为什么王明道这么扫兴呢?别人千里迢迢来探望他,还不领情!头一回见面就教训人:“你务要至死忠心”。这是为什么呢?

正因为葛培理不忠心:他走的不是十架的窄路,乃是妥协的宽路:就是既要讨好官方教会,又要拉拢地下教会的“双轨路线”。这原是葛培理的一贯路线,他早已“成功地”撮合了水火不容的“现代派”和“福音派”,又撮合了世代为敌的“基督教”和“天主教”,如今他又伸手到中国来撮合“三自会”和“家庭教会”了。

也许有人会问:“但葛培理牧师讲的是真道啊!管它是三自也好,家庭也好,哪里不能传福音呢?” 问题就出在这儿:

作者  | 2016-11-29 20:32:28 | 阅读(5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论陈鸽,打着圣经的旗号将别人踩在脚下(陈鸽)

2016-11-17 10:41:02 阅读282 评论6 172016/11 Nov17

我想回答网络和微信上,有人提出的几个问题:

1:为什么陈鸽谁都批?

陈鸽答:首先,我不是谁都批评,乃是有选择性的。标准是什么呢?当然是圣经(参:赛 8:20)。新约的每一封书信,都是针对时弊,纠正偏差、揭发错误、警戒偏激、提醒我们防备异端,劝勉我们回归正道,或鼓励我们持守到底的。正如(提后 3:16-17)说的,”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,於教训、督责、使人归正、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,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,预备行各样的善事。”

圣经的批判性

除了腓利门书,其它新约的26卷书,卷卷都涉及到批判假师傅和异端邪说的问题。换言之,新约的批判性极强。我们既要竭力得蒙神喜悦,做无愧的工人,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,怎能不跟随使徒的脚踪,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呢?(提后 2:15;提前 6:12)一个没有“棱角”,光光滑滑,从不批评,也不论断,没有立场,谁都不得罪的传道人,我实在怀疑,他是否在按着正意解释圣经?

当然,神的仆人不可争竞,要温温和和待众人(参:提后 2:23-26),我们不是好战、好斗。然而,为了捍卫信仰,我们必须有信仰的底线,有些圣经的原则是不可违背、不准超越、不能妥协的。我们不能什么都好好好,不说话,不表态,不发言。这不是爱心、宽容、合一,乃是胆怯、退缩、失职。

提后 1:7 因为神赐给我们,不是胆怯的心,乃是刚强、仁爱、谨守的心。8 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,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;总要按神的能力,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……。12 为这缘故,我也受这些苦难。然而我不以为耻;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,也深信

作者  | 2016-11-17 10:41:02 | 阅读(282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学术虫子3 Academic Bug(作者:陈鸽)2016-11-10

2016-11-9 2:27:54 阅读451 评论0 92016/11 Nov9

撒旦的绝招

其实,学术派早已危及普世教会了。你可知道,今天欧洲最高级的神学院校,大多是自由派(新派)主导的。换言之,许多神学博士和教授,都离弃了基督的话语、妥协了圣经的权威。这很具讽刺性!你越追求学术上的造诣,就面临越大离经叛道的试探。

其实不足为怪,撒旦狡猾的很,它知道如何击中要害。一旦它攻进了神学院,迷惑了大学者,他就可以轻易地迷惑底下的会众了。这一招很毒: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要整垮教会,就从精英下手。

兵败如山倒

难怪,许多本来信仰纯正的教会和学院,都陆续沦陷成为自由派的阵地。你知道吗?美国独立战争(1776)之前,最早的 120 所大学(除了宾州大学)全都是教会创办的。他们办学的初衷,都是为了训练牧师和传道人。换言之,这些大学起初都是以神学院起家的;他们最主要的教科书就是圣经。然而,随着时间,一个接一个,他们都被自由派攻陷,从耶鲁、哈佛、普林斯顿……一个个都成了敌真道的基地。不可思议!今天这些宣传异端、反对基督大本营,本来都是为了荣耀基督、捍卫福音而设立的。还有今天许多支持同性恋的宗派和教会(甚至改革宗、长老会、浸信会)起初都是持守纯正信仰的。

英雄何竟仆倒?

他们是如何堕落的呢?答案是从一个人的心开始(箴 4:23)。无论是一个教会、一个神学院或大宗派的背道,都是从一个人的心开始的,往往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平信徒、神学生、或小老百姓,乃是大学者、大牧师、大教授、神学家、高级知识分子,因为精英分子具有影响力,只要他振臂一呼,立即四方响应。所以,撒旦也把炮火集中在大学者身上,只要它迷惑一个学者的心,就可以误导一大群粉丝。一个学者被咬,就传染一大片。

作者  | 2016-11-9 2:27:54 | 阅读(45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学术虫子2 Academic Bug(作者:陈鸽)2016-11-10

2016-11-9 2:21:04 阅读415 评论3 92016/11 Nov9

一个华人学术派的标本:苏文峰牧师(注19)

英文有句谚语“A picture speaks a thousand words.” 意即:“一副画表达了千言万语。” 同理,一个实际例子也可以具体的表达抽象的理念,苏文峰牧师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“被学术虫子咬了”的实例。其实,不仅是他一个人被咬,还传染了许许多多的人。

我知道,这话似乎夸张,但且听我耐心分解:

前一阵我碰巧收视了:苏文峰牧师主讲的【中国教会史】视频:“戴德生与李提摩太的宣教路线”(注1)。苏牧师的这一席讲课,令我大为震惊。久闻【海外校园】当今北美发行量最大的华文杂志创办人:苏文峰的大名(注2),原以为他肯定信仰纯正,谁知他自己口中的言论,显明了他在真道上的妥协、信仰上的花心。苏牧师竟然主张:基要信仰和自由派神学,应该“相辅相成”,不要“互相批评”。

你好,我好,大家好!

一开讲,苏牧师就引用(林前 3:4-9)表明他的立场,说:“神给每一个传道人,不论保罗或亚波罗,各有不同的使命,不同的恩赐。不论栽种的,浇灌的,都不应该彼此批评,倒要相辅相成才对。” 苏牧师开宗明义,肯定了戴德生(Hudson Taylor)与李提摩太(Timothy Richard)二个同是神忠心的仆人,只是托付不同而已。

接着,苏牧师讲解:

(一)戴德生的宣教策略

苏牧师说:“戴德生在神学观点上,他是属于很保守的基要主义,特别他对末世和死后的看法,对他的宣教路线,有很重要的影响。他(戴德生)在他书里写到,他相信:‘死后,不是在地狱的火中

作者  | 2016-11-9 2:21:04 | 阅读(415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学术虫子1 Academic Bug(作者:陈鸽)2016-11-10

2016-11-9 2:18:23 阅读429 评论1 92016/11 Nov9

美福神学院长陈若愚(前工人神学院长)在他写的

“系统神学”一书中,其中有一章论到「童女生子」。陈院长首先申明自己正统的立场:他是相信童女生子的。然后280页,他写道:“接受童女生子与否,不一定与一个人对耶稣基督的信心有直接关系。换句话说,一个人不接受童女生子,不一定不能得救。”

我有一位好朋友Brian Borgman 白恩牧师(内华达州、恩惠社区教会主任牧师)亲口告诉我,他神学院的一位同学,成绩优秀,毕业后到欧洲学府升造,拿到博士神学位后,回到美国加州一所基督教大学(Biola University)应聘,聘方问他:“保罗书信是谁写的?”他竟然支支吾吾说:“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。”

我还认识一位中国教会热心的信徒,他到了加拿大求学,得到博士学位后,奉献成为传道人,就去受神学装备。2006年,我到他所参加的教会去,讲了一篇道“我不以福音为耻”,三点:福音的唯独性,福音的绝对性,福音的排他性,更论到了天主教在福音上的妥协(注8),这位神学高材生听了之后,很反感,对我说:“我读神学最大的收获,就是心胸变得宽阔了。”

为什么这些大学者、大牧师、神学家竟然在这些基本信仰、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如此优柔寡断、暗昧不清呢?

引用白恩牧师的话说:他们“被学术虫子咬了!”(换言之,他们听信了那古蛇的花言巧语,就着魔了。)

学术派卷袭中国

中国教会与海外接轨后,越来越崇尚学术、注重神学、追求文凭、看重按牧。一方面,这是一件好事,但同时也隐藏着危机,因“那诸般怪异的教训”(来 13:9)(如:保罗新观

作者  | 2016-11-9 2:18:23 | 阅读(42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为什么有人遇到逼迫就退后呢(耶利米 26)?(陈鸽)

2016-9-28 3:16:50 阅读501 评论1 282016/09 Sept28

(耶 26)中,有两个传道人:耶利米和乌利亚。他们遇到同样的患难与逼迫,但却有完全不同的回应。耶利米的心志是:但遵神旨,莫问前途;而乌利亚:听见风声,就溜之大吉。

一、耶利米:但遵神旨、莫问前途

耶 26:8 耶利米说完了耶和华所吩咐他对众人说的一切话,祭司、先知与众民都来抓住他,说:「你必要死!9 你为何托耶和华的名预言,说这殿必如示罗,这城必变为荒场无人居住呢?」於是众民都在耶和华的殿中聚集到耶利米那里。10 犹大的首领听见这事,就从王宫上到耶和华的殿,坐在耶和华殿的新门口。11 祭司、先知对首领和众民说:「这人是该死的;因为他说预言攻击这城,正如你们亲耳所听见的。」12 耶利米就对众首领和众民说:「耶和华差遣我预言,攻击这殿和这城,说你们所听见的这一切话。13 现在要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,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,他就必後悔,不将所说的灾祸降与你们。14 至於我,我在你们手中,你们眼看何为善,何为正,就那样待我吧!15 但你们要确实地知道,若把我治死,就使无辜人的血归到你们和这城,并其中的居民了;因为耶和华实在差遣我到你们这里来,将这一切话传与你们耳中。」

二、乌利亚:听见风声、溜之大吉

20 又有一个人奉耶和华的名说预言,是基列耶琳人示玛雅的儿子乌利亚,他照耶利米的一切话说预言,攻击这城和这地。21 约雅敬王和他众勇士、众首领听见了乌利亚的话,王就想要把他治死。乌利亚听见就惧怕,逃往埃及去了。

二人面对同样的逼迫患难,不但有不同的回应,也有不同的结果:耶利米蒙神拯救、死里逃生;而乌利亚却惨遭杀害、死于非命。

作者  | 2016-9-28 3:16:50 | 阅读(501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依靠主,处变不惊(陈鸽)

2016-9-28 0:50:12 阅读554 评论1 282016/09 Sept28

近来,国内到处在传宗教《修订草案》对家庭教会的影响,传的沸沸扬扬,搅得人心惶惶。

有人说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多少年的风风雨雨都渡过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,一定会雨过天晴的。”  还有人说:“我认识某某坐在高位上的人,他会给我们抓主意、想办法的。” 又有人说:“手臂扭不过大腿,好汉不吃眼前亏,退一步海阔天空,一登记就能消灾,何必自讨苦吃呢!” 还有人建议临机应变、化整为零;另有人宣告禁食、呼求主名。

我们不敢依靠经验而夸口,也不敢依靠权势来壮胆,“……万军之耶和华说:不是倚靠势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。”(撒迦利亚 4:6)我们更不敢妥协真道去偷安,因经上记着说:「顺从神,不顺从人,是应当的。」(使徒行传 5:29)我们只能说:“我靠著那加给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做。”(腓立比 4:13)

诗篇 20:7 有人靠车,有人靠马,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。

诗篇 118:6 有耶和华帮助我,我必不惧怕,人能把我怎麽样呢?7 在那帮助我的人中,有耶和华帮助我,所以我要看见那恨我的人遭报。8 投靠耶和华,强似倚赖人;9 投靠耶和华,强似倚赖王子。

以赛亚 2:22 你们休要倚靠世人。他鼻孔里不过有气息;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麽呢?

诗篇 146:3 你们不要倚靠君王,不要倚靠世人;他一点不能帮助。4 他的气一断,就归回尘土;他所打算的,当日就消灭了。5 以雅各的神为帮助、仰望耶和华他神的,这人便为有福!

依靠主,我们便可以处变不惊,临危不乱,得享安息。

作者  | 2016-9-28 0:50:12 | 阅读(554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受迷惑、走错路?(陈鸽)9-23-2016

2016-9-25 1:41:34 阅读564 评论0 252016/09 Sept25

刚收到的最新消息:“小 X 老师刚刚加入美国婕斯,总部在洛杉矶,说他们的产品能治疗癌症,修复细胞,抗衰老,几乎包治百病。她还要发展我加入,我告诉她这是传销。我劝了她很多,她好像被洗脑了,根本就听不进去……。”你们可以打电话劝劝她吗?(参:提后 6:6-10)

还有一个弟兄,给我转发这个消息:“亲爱的弟兄姐妹们:从美国来的珍妮特. 麦克阿瑟博士,在美国创建了独立的侍奉机构,先后到过非洲、印度、阿拉伯国家等各地传扬福音,并且八十年代就来中国服事,教导神的百姓。珍妮特博士既有纯正的真理,又有圣灵的恩膏,是一个先知,她的服事充满了神迹奇事。9月23-24日,即明天后天两天,珍妮特博士将在北京华冠教会,传讲真理并释放医治的大能,她的每一次服事都会使被掳的得释放,带领人丰丰富富在进入神的恩典和荣耀中,面对面遇见主!期待弟兄姐妹们参与,领受满满的恩典和祝福!”(请问)这个人有问题吗?(参:两条腿的信心:今天还有“神迹奇事”与“先知预言”吗?(陈鸽)

另一位姊妹写到:国内许多年轻信徒都崇拜远志明。两位小姊妹说,她们天天听远的讲道、看他的光碟,晚上睡觉就常做恶梦……现在国内信徒崇洋的情绪高涨……。为什么许多基督徒都盲目的迷信“舶来品”(外来的传道人)呢?(后注:远志明)

陈鸽答复:

在今天这咨询发达的网络时代,许多人(甚至老信徒)都被这些眼花缭乱的信息和能说会道的牧师,冲昏了头脑,搅乱了阵脚,误入了歧途(参:耶 6:16)。

作者  | 2016-9-25 1:41:34 | 阅读(56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“失败者”的安慰(陈鸽)

2016-7-6 9:53:59 阅读1661 评论19 62016/07 July6

自从我蒙召传道,这四十年来,有一件常令我困惑不解的事,就是为什么往往妥协真道的人大行其道,而持守正道的却往往被边缘化呢?

当我看见远志明公开教导:老子、孔子、孟子可能得救(注1)却仍在宗教舞台上意气风发;又看见寇绍恩认同灵恩派并支持三自会(注2)却仍在网络上大受欢迎;又看见张伯笠赞赏天主教皇又提倡双轨路线(注3)却仍在教会圈子里无往不利;又看见生命季刊打着“家庭教会、十架道路”的招牌走妥协的路线(注4)却依然左右逢源。同时,当我“竭力在神面前做无愧的工人,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”(提后2:15),并为那“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”(犹 3-4),却被众人冷落、排挤、甚至毁谤、攻击时,难免心中生发疑惑:为什么尽忠者往往吃不开,而妥协者却如此通达呢?

尤其当我亲自开创并牧养了十年的教会产生分裂,一大半的信徒竟然站在妥协者的一边,叛我而去时,更令我心痛如绞。这个解不开的疑团,成了我的心结,长期不得释怀:为什么神让我们经历“失败”的羞辱呢?我是否真有“洁癖”?太自义?太狭窄?太偏激?喜欢斗?好批评?爱论断?打内战?搞分裂?没爱心?真的吗?到底我有没有走错路呢?

然而感谢主,借着他的话安慰了我的心。

圣经中,在神面前的忠心者,往往也是人眼中的失败者。

“摩西为仆人,在神的全家诚然尽忠……”(来 3:5),但他所带领出埃及的那一代人以色列人,除了迦勒和约书亚之外,几乎个个都背弃了他,并因此倒毙旷野,不能进入应许之地。“他们在米利巴水又叫耶和华发怒,甚至摩西也受了亏损,是因他们惹动他的灵,摩西用嘴说了急躁的话。”(诗

作者  | 2016-7-6 9:53:59 | 阅读(1661) |评论(19) | 阅读全文>>

Epistemology 知识的源头(陈鸽)

2016-6-3 20:17:04 阅读1182 评论6 32016/06 June3

有一个英文单词 Epistemology,中文翻译作:知识论、认知论、或知识学。这是一个中文里缺乏的观念与罕见的词汇,但却是一门重要的学问,因为它探讨【知识源头】的问题。换言之,它要回答的终极问题就是:“你怎么知道你所知道的是正确的?”你要打破沙锅问到底,追溯到你知识的源头。到底你信仰的根据是什么?你知识的源头是什么?

在无神论社会中受教育的孩子,从小就先入为主、接受了【达尔文的进化论】。你问他们:凭什么相信【进化论】?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,因为这是科学真理。你问他们:怎么知道?他们会说:是老师教的。你再问他们:老师怎么知道?他们会说:是教科书说的。你再追问他们:教科书怎么知道?他们会说:因为达尔文说的。(你要一直追根朔源、刨根问底。)

那么,达尔文怎么知道?因为他花了多年时间,远渡重洋,精心的研究了物种的起源。然而,当你读达尔文所写的“物种起源”时才发现,连达尔文自己都不肯定【进化论】时,你就傻眼了!

然而,我们基督徒深信【创造论】。凭什么?因为圣经开宗明义,清清楚楚告诉我们说:“起初,神创造天地。”(创 1:1)这是那“无谎言的神”所说的话(多 1:2),我们有神的见证还不够吗?

“我们因著信,就知道诸世界是藉神话造成的;这样,所看见的,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。”(来 11:3)

“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著信心,不是凭著眼见。”(林后 5:7)

“……义人必因信得生。”(罗 1:17)

“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,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。”(罗 10:17)

我们的信心,是建立在神的话语之上。唯独圣经,是我们信仰的依据与知识的源头。

作者  | 2016-6-3 20:17:04 | 阅读(1182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箴 26:9 箴言在愚昧人的口中,好像荆棘刺入醉汉的手。

“箴言”是古人的智慧结晶、是前辈的至理名言。然而,当它出自于“愚昧人的口中”时,反而会带来极大的祸患,“好像荆棘刺入醉汉的手”一般。因醉汉手持荆棘,不但伤害自己,更会伤及他人。照样,一个愚昧人也可能利用圣贤的箴言,来掩饰自己的私欲,更败坏别人的信心,因而导致害人害己、两败俱伤的惨痛后果。

徐州的杨斌就是个典型、极端的例子:他打着【改革宗】归正的旗帜,传讲古人的信条与信经,在各处各地的教会拉帮结党、制造分裂。

当然,【改革宗】有优良的神学传统,汇聚了多年来、古圣徒信仰之精髓,也融入了加尔文教义的智慧。然而,当这把“宝刀”落入杨斌手中时,反成了危险的利器。他借此攻击他人,排斥异己。凡不与他同道的,都被定为“亚米念,勾引人入教”,甚至不得救,结果搅的教会一分为二,甚至四分五裂、七零八落。

其实,杨斌不过是冰山一角,其它【改革宗】也有类似的偏激,只在程度上有差异,并且彼此之间,也常互相争竞,谁比谁更“归正”。让我们都借着杨斌这一面镜子,引以为戒,得着警惕与教训。

据我了解,杨斌的教导,基本上有四个重点:圣约神学、体制改革、威敏信条、上帝主权。虽然表面看来,他在高举“恩约神学”,其实最终要推销的是婴孩洗礼【注:改革宗与婴孩洗礼的关系(陈鸽)】;好像在提倡“体制改革”(长老制度),其实在树立自己成为金字塔上的顶尖人物【注:

作者  | 2016-5-29 6:54:18 | 阅读(2384) |评论(13) | 阅读全文>>

金字塔式的教会管理合乎圣经吗?(陈鸽)

2016-5-9 5:26:54 阅读1052 评论2 92016/05 May9

圣经中,各处的地方教会都是独立、平等的,各自都要向元首基督单独交账。当然,他们彼此之间也有主里肢体的交通、互助与相顾的关系,但不是上下级隶属的关系。换言之,耶路撒冷不是众教会之母。耶路撒冷的长老无权管理罗马、安提阿或以弗所的教会;使徒们所使用的,是话语的权柄,不是行政的权力;是属灵的权柄,不是教皇的政权。

当然,在教会建立初期,主仆可以暂时代管,但其终极目的是要教会独立自主,而不是长期的辖管。正如父母监护儿女,其目的不是要孩子永远守在身边,乃是速速长大成家,自立门户。监护权是暂时的,不是永久的。中国人五代同堂的【大家长制】并不合乎圣经;圣经提倡的是【小家庭制】(创 2:24),教会也是如此。

但话又说回来,孩子生命尚未成熟,不能太快放手,否则会半路夭折,本地教会也是如此,要在合适的时机,即有老练的工人兴起后才能独立运作,即便如此,也不能独立于基督或其它的地方教会,乃在彼此相爱、互相监督,肢体相顾的氛围中,一同联于元首基督,才能健康的成长。

所以,大教会的【大家长】要学习【放手的智慧】,即在圣灵的带领下,在神的时间中,踩准点,不早也不晚(太早了教会太嫩,会夭折的;太晚了也受不了,会造反的)。你及时放手,大家会感谢你、尊重你;你不放手,人人会咒骂你、唾弃你。

反之,在权柄之下的后辈,则要学习【等候的功课】,不要埋怨前辈“站在茅厕不让位”,要服在神大能的手下,等候神的时候(彼前 5:5-6)。谨记大卫的榜样,虽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,并先知所指派的继承人,但也必须耐性等候神所定的日期。大卫从十多岁受膏,到30作犹大王(得了十分之一的权柄),最后37岁半才成为全以色列王,总共等了二十多年。

作者  | 2016-5-9 5:26:54 | 阅读(1052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其他 天秤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扫一扫就可进入我的新号:良鸽
 
E-Mail larryltpan@163.com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